《冷的火》完结后记

原作向,狗血虐文,主cp是卡妙x苏鲁特,副cp妙米,all苏,贵乱,感情纠结。

全文链接:http://yechibailu.lofter.com/post/1f31a627_126b0cb9 


写这文的初衷非常庸俗,身为一个白学爱好者,就是想写一个红白玫瑰大三角文,想看卡妙在苏鲁特和米罗之间纠结。写完发现整篇小说洋溢着一种病味儿,有那么一点点毛子文学的阴郁,当写完火车压死人的一个情节时,我才惊觉,这好像是日瓦戈医生里有过的类似场景,不知不觉我竟被影响了这么多。当然我写出来的东西仍然只是东施效颦而已。Anyway,我觉得只有拼命往最深处挖掘人的感情和心理的变化,才能把握住黄金魂中卡妙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选择,以及苏鲁特的形象。

原作中的时间线太短,黄金圣斗士消失后,便戛然而止。而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刻骨铭心,就像文最后苏鲁特含着泪说:“我还有那么多话没对他说呢”。

在黄金魂第七集,被卡妙打倒之后,苏鲁特的自称仍然用的是“私”而不是“俺”,这说明他的心灵创伤应该还没有弥合,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在《冷的火》中,他受到的伤害太残酷,有些PTSD,因此,《冷的火》完结后,我还会再写番外或者续篇,写黄金圣斗士再次复活的故事,写妙苏作为普通人好好谈恋爱、弥合过去的创口,让卡妙好好治愈他,和大家重归于好的故事。题目就暂定为《暖的雪》吧。

很少有人喜欢苏鲁特,更少有人愿意去揣摩他的形象,但我却是那么喜欢他,愿意忍着寂寞为他写了十几万字(有点被自己感动了呢)。文中关于他的阴暗的往昔都是我的捏造,也是我的恶趣味,我就是很想污他。我原本想把苏鲁特写成一个外表嘤嘤嘤小白莲、内心心机深沉的绿茶婊,但是写完以后发现白莲浓度过高,心机婊浓度不足,但是就这样吧。

在官方设定中,苏鲁特曾经做过圣斗士候补。我把苏鲁特设定成了天蝎座,并不是因为信星座性格,而是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撒狗血,有命运无常的感慨(另外苏鲁特长得也很像LoS米罗姐姐呢)。他没有这个命运,天生就不是天蝎座的圣斗士,就像艾尔扎克不是白鸟座,西格蒙德不是双头龙。如果官方出星座设定的话,除了水瓶,我反倒希望苏鲁特是白羊,因为硬要说的话,苏鲁特这个人的画风和穆有一点接近。如果单从人们通常谈论的星座性格来看,我觉得他像处女座2333

(我不信星座,拿星座分析人物会偏到一个我非常不能接受的ooc方向。卡妙性格完全不像水瓶座的描述,这是我的看法。在我看来,星座就是跟“第八团政委”“第十一团团长”差不多的title,是束缚他们人性的东西。我非常讨厌他们被星座的命运所禁锢,他们是人,有血有肉的人。)

苏鲁特和米罗是完全相反的人。然而小时候,他也曾像米罗一样直率、纯真。

扭曲而病态的苏鲁特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因为他曾经纯洁过,曾经美好过,就像动画中卡妙说的“过去的你是一个厌恶不正当手段的诚实刚正的人”。因此,他当然会憎恶现在这个沦落到黑暗深处的自己。而卡妙对他的无私付出,就像是在群魔乱舞的晚宴上,梅什金公爵向娜斯塔霞求婚,像一道照进地狱中的光芒。

因为一道心灵的疮疤,卡妙变得沉默寡言,不再肆意表达自己的热情。而苏鲁特就是那道疮疤本身。他们是“同样被命运剥夺得一干二净”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完全理解彼此的阴郁的小世界。两个人一但结合,便很难再有外力把他们分开了。

卡妙和苏鲁特的情感,我一直觉得跟日瓦戈和拉拉有些相似,不为世俗道德所容。剧中的人物不理解他们,剧外的观众唾弃他们。黄金圣斗士这个身份给予卡妙一种很为难的立场,而比起选择立场,他更想做一个普通人。当一个普通人被赋予过于高尚的使命,就很容易产生悲剧。卡妙好像是一个被裹挟在诸神的战场中的多余人。他本质上是不信神的。比起把生命献给雅典娜,他更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他身边的活生生的人。在神所倡导的正义之上,是有超越立场的人性在闪闪发光的。人大于神,在卡妙这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艾尔扎克和苏鲁特太像太像了,也是重复了苏鲁特的命运,失去艾尔扎克对卡妙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样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卡妙不惜命,万念俱灰地将生命奉献给冰河。其实他已经有些绝望了。因此,第三次生命他再遇到苏鲁特,怎么可能不去牢牢把握他曾失去的人呢?

很多人说不理解卡妙这个角色。不要尝试去理解卡妙,他很像茨威格笔下的人物,总是被非理性的激情所驱动,用理性是无法理解一个感性的人的。用灵魂去感受,用心体会就好了。

再说米罗。我给他添加了一个成长的经历,才不至于让他显得过于单薄。小时候他是个有一点点软弱的大少爷,后来做了黄金圣斗士之后,渐渐地变得直率而坚强。他和卡妙之间的感情才更像是普通年轻人之间的美好情感,而卡妙对苏鲁特更像是救赎,是怜悯,是一种抽象的爱。然而,卡妙对苏鲁特的情感更加深沉,更加刻骨铭心,卡妙只可能选择苏鲁特,而不得不放弃米罗。如果说苏鲁特像是娜斯塔霞,米罗就好像阿格拉娅。米罗是一道始终没有被阴暗污染过的光,而苏鲁特是在地狱中阴燃的火。

比起爱情,米罗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尊严。和大多数人的理解不同,我认为米罗这个人几乎没什么占有欲。因为他一生顺遂,很少被命运剥夺过,对痛苦的理解自然也不像卡妙和苏鲁特那样深。因此他高傲,高傲而宽容。换句话说,他不屑于去争风吃醋,因为他觉得这很low。他的生活中除了卡妙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美好的事物,但是苏鲁特除了卡妙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把卡妙让给了苏鲁特,是带着不屑和怜悯的。米罗钝感力很强,我欣赏他这一点。

接着说西格蒙德这个角色。我觉得单看黄金魂,西格蒙德应该是对苏鲁特有好感,因为西格蒙德很听苏鲁特的话,而且很不爽卡妙,哪来的空降竹马XDDDD作为一个被莉菲雅评价为“看不惯战斗中的小手段”的人,正常情况下西格蒙德绝对把苏鲁特鄙视得要死(在TV北欧篇里,就连比较稳重的捷古弗列德都甚至说过“阿鲁贝利西死在战场上也很好”这样的话。阿鲁贝利西这个人肯定是很受捷古兄弟鄙视的)。可是黄金魂里西格蒙德居然听苏鲁特的话……我觉得他应该是看到过苏鲁特不那么狡猾奸诈的一面。

再说教皇的情节。雪崩之后,风雪交加的夜晚,史昂亲自跑到苏鲁特面前取消了他的圣衣资格。很残酷,但是我觉得这确实是史昂能做出来的事情,他预料到苏鲁特今后将会沦落,就像他洞察到撒加有恶的一面,其实有点开天眼的意味。想当年他就是这样在撒加面前狠狠地抹去撒加教皇继承人资格的希望的。史昂说苏鲁特“小宇宙被污染”也是致敬海皇篇冰河说艾尔扎克“小宇宙被污染”的情节。

另外,阿鲁贝利西弑父的情节受《卡拉马佐夫兄弟》影响很深。我不讨厌阿鲁贝利西,虽然在本文里算是反派,但在写他的时候,我觉得他特别帅。


 
评论
热度(3)
© 夜驰白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