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白莲静《重返椴树下》长评

长评全文:http://textt.net/mydearoakthorny/20181007062127 作者: @白莲静 

《重返椴树下》(cp妙苏)阅读地址:http://yechibailu.lofter.com/post/1f31a627_12e3fb4c 作者:夜驰白鹿


(忏悔,我这篇回信写得太草率了,有时间我再细化一下)

一篇两万多字的小中篇,居然可以收到五千字的高质量长评,能有这样的读者我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了太阳系。

可以看出 @白莲静 同样是对文字极度认真的人,即使是写评论,也有一种近乎虔诚的仪式感。相比之下,我的随意似乎是在玷污这份虔诚,比如,我随意地挪用舒伦堡的事迹套在苏鲁特身上,我写完之后连改也不想再改一下,甚至,我写文的初衷就是为黄而黄……

即使我的态度这样不认真,阿静仍然把我的文认认真真地阅读了一遍,从头到尾。

阿静get到了我对妙苏(至少是对这篇文中的妙苏)的所有理解,一切我能想到的,以及我没有想到的,她甚至也点了出来,这又鞭策我重新审视自己对妙苏的理解……

对辛慕尔的死,苏鲁特怪罪过卡妙吗?我写文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不知道”。不过,也许我也像苏鲁特一样,潜意识里把责任推到了卡妙身上。所以我写他拐弯抹角地用这桩往事试探(或是刺激)卡妙,写他望着卡妙那双致命的蓝眼睛,哎呀!我几乎就是把自己当成了苏鲁特。

然而,我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当作了卡妙呢?而卡妙对苏鲁特的感情,是什么时候从负疚感转变,变了质呢?

他们之间是爱吗?还是公事公办的圈套和引诱?苏鲁特的话语中,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假的?

我都不知道。

这也是妙苏cp的最大特点(或许是魅力)所在:一切都又冷又烈,紧密缠结,无法立刻解开和辨认。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情感无论是爱,是恨,抑或是愧疚或别的什么,情感纽带总归是存在的。爱的反面不是恨,爱甚至可以和恨相互转化。真正的反面是虚无,是陌生,是情感的缺位。

写到这里我其实挺开心的,《重返椴树下》虽然是架空同人,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自以为)比较接近原作背景的人物性格和关系,特别是最后一幕两个人牵手殉情,这就是原作里面的梗啊,不写真的白萌妙苏一场了!嘻嘻,有点小得意。

当然,最得意的是捕获到了白莲静这样的神仙读者。

另外,长评中有一段话非常美,摘录如下:

其实他这个人已经被战争所毁灭了,大概只剩下绵绵柔柔的一撮儿灰烬。可是你摸过灰烬堆吗?那里面剩余的火种仍然能在最后的时刻灼伤你的手。又痛又烫,防不胜防。

这段话让我想到了布罗茨基描写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句子:“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篝火的残余,像一小撮余烬,如果你摸一摸它,就会被灼伤。”

 
评论(1)
热度(5)
© 夜驰白鹿|Powered by LOFTER